祥坤易学工作室=修证

浅说意根之恒审思量

作者:祥坤
2022年5月18日

有没有这样的时候,突然一个念头升起来,你很纳闷,怎么想到那个人或者这件事了呢?因你的意识心没有为此人事分别并且准备,只是突然一个念头起来,那个念头起处就是意根的心所行处(八识了别意根的心行,所以流注识种子出现念头)。


意根的体性是“恒”“审”“思”“量”。恒的意思是说他(每个有情皆具备此识,依业种无明种有漏无漏法种的成分,决定此识心所行法的胜与劣,智慧功能的多与少,)无始劫来就一直存在,他的存在是因为众生的无明(此无明因此说为无始无明),没有个开始处,此识心和第八识心无始劫以来就在一起(故而他的存在两种依,一个是要有八识心体,一个是要八识流注他所以存在的识种子)。从众生位者人道来说,一个人的意根方才是这个人“身份”的代表,代表了这个人的全部过去世现在世和未来世。


轮回的主体是意根而不是意识心,(第八识没有轮回的概念,没有我的概念,他体性常恒清净,能藏能记一切造作行种,其随缘性能流注前七识种,同时又无对自己变现之蕴处界有做主性,所以能被七转识所造各业种各生死种变异种所牵引,继而成就七转识之轮回性),每一世的意识心都是依据每一世的五蕴身所生的全新意识(如果不是全新的,那么人人都可以记起前世,人人都有宿命通),而意根则不是。

意根在舍离色身的那一刻方才宣告人道众生五蕴身生命的彻底结束,(寿暖识相依,第八识离体色身四大随之瓦解,意根遍缘一切,正死位也能缘到自己的身体……所以意识心死亡不代表死亡,决定死亡的是业种意根和寿数),就会这边(在世色身)失一分那边成一分(如秤两头低昂等时)的作用出中阴身或者来世身(因此才说即便死亡的时候他也未灭)。



意根非常执着自己色身(所有的执着都和他有关,故为遍计所执性),当他一直的“作意”发现外六尘已经大变化,或者大脑胜义根处已经分裂变化(因为浮尘根胜义根已经四大瓦解不能作用,是八识心依寿命业种此期缘了而不再执持),色身的胜义根处已经没有触发的内六尘,于是默容一切法的意根会接受这个事实,即是舍离色身的开始。第八识就为他的舍离和极度执着自我而又从体外变现出一个新的过度色身(总体是意根是执着性变现出来的,但变现成功需要业种,所以有的业报没有中阴身),就是中阴身(八识变意根缘,意根一直以为第八识的境界就是他的境界,所以说他缘八识见分同时,把八识变现处的相分执着成为自己所拥有的见分,于是又开始执着中阴身)。



那么他无始劫来就一直存在,什么时候才能灭呢?众生位者一直颠倒受报都不知道他,怎么能够谈到灭他呢?经论说,当这颗心完全认知确定并依行持能舍去关于“我”和“我所”的一切,彻底把自我否定,然后就可以永不在三界出现轮回的受报体。证到这个位置并且选择入灭的只有二乘不回心圣者定性阿罗汉和定性缘觉(凡夫永无丝毫可能,大乘地上菩萨因为要度众生要成佛,所以证到这个境界却故意留惑润生而不去灭,秉持其解脱身功德身法身受用而常在轮回)。

证到那个位置(解脱道断烦恼障我见我执灭分段生死,菩萨道继而再断前所未断习气种断所知障法执随眠灭变异生死),需要意根来修行修证。怎么修呢?意根因为遍缘一切的缘故有很多时候不能集中精力专注于某一事,所以当他需要详细了别六尘某一尘某一境的时候就要调动其意识心和前五识心(彼此识种因等无间依的缘故全部贯通),需要五俱意识或者独头意识来说服他校正他来熏他染他,让他的识性懂得攀缘于定慧。另一方面,意根需要自己的五遍行和五别境心所法的深密运行,(意根也有自己的五别境心所法,不仅仅是有五别境的少分慧心所,不过是对基础位者不做详细说明,怕理解混乱或理顺不清,同时意根也有自己的识心四分,不过那是需要更精细的观察才能确定证到的事。所谓证道都是现量境界,不经比量和非量),尤其是“欲”心所“思”心所和“胜解”心所,因他必须具备一定的定力和慧力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否则怎么能够决定信仰并且让意识心专注于一境?



再说“审”。很多时候人的意识心经过许多整理归纳分别剖析已经确定一件事不应该那么做,但为什么他还是做了呢?(比如明知故犯)这里边已经体现出两颗心为主的运行痕迹。意识心的体性就是分别为主,而意根心的体性是审查决定,意识心想的再好,如果说服不了意根,意根就会认为自己的决定更重要,意根凭自己累劫积累的经验习性不接受意识心的确定,由此成就“我什么都懂,但我说服不了自己,我就是要这么做,哪怕知道一定后悔”的明知故犯。

 

比如有人发愿,我明天如何如何?我今后保证如何如何?我承诺如何如何?为什么兑现不了?原因就在于这个人背后的意根并不能接受他浮于表面的意识发心,他的意根和他的意识背道而驰,因为意识无论说什么,都要过意根审鉴定夺的这一关,意根会因为累世的习气惯性和染污性执着性,去按他喜欢且认定的方式进行(除非意识心强有力放定慧具大胜解,回馈给意根审别才能左右意根信服决定造作)。所以应该知道善用意识心闻熏佛法的重要,因为众生的意根完全可以通过熏习而改变自己的业种;也应该知道初发心的开始是多么的难多么的珍贵,因为众生的意根如果过去未曾熏习过,一般都不会接受甚至抗拒让自己伏断我见我执。少思即认少闻即通少行即证的一般都是再来人,天赋天生者所以存在的缘故。



再说“思”“量”。意根一直在思虑量度,通过审视思考衡量从而最终决定造作。比如意根因为遍缘一切和一直思量的缘故会提前发现身体有了障碍,于是升起意识了别,意识掌握材料后反馈给意根,比如耳识身识反馈听歌听的太累了,看书眼识带动身识太乏了,已经半夜神智不是很清楚了,身体功能消耗需要睡眠休息调养,于是意根决定让色身六识睡觉。无论人睡觉不睡觉,第八识一直在大脑胜义根处变现内相分的内六尘,不过是睡觉时意根心行不想去对根尘处作意触等心所法了,但他依旧在自己体性存在的思量中。

所以,你会偶尔醒来翻个身或者做个关于卫生间的梦。那么意识心已经灭了,是谁让他醒来的呢?是谁发现了身体睡卧的姿势不舒服?是第七颗心意根。这颗心一直处在执着内我外我所的思量中,无论是我的色身还是我的见识,时时刻刻他都要遍缘思量做主决定,所以有点不适应他就会提前感觉到,但是他了别慧不够,只能粗略感觉到身体有变化,就调动起来意识心详细了别一下,意识心同时带动前几识分别完成:原来压到什么了,于是整理好后决定继续再睡。关于梦到卫生间的也是一样,是意根觉察到了身体的异样(膀胱不适引发色触法尘有变化),但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因为他一直在遍缘思量各种法,导致了别慧相对分散。那么他知道的比较超前(后起之意识对意根传来信息不见得能了知清楚,有时其意所指会让后起之意识心思维许久才恍然大悟),这一处法尘的变动又不是很重大,所以唤起意识心来了别的过程比较迟钝比较隐蔽,八识就配合他的懵懂以行梦的形式让独头意识心出现了……如果内六尘发生火灾或者地震等大变动,他则会迅速唤起意识心而立刻醒来。



知道了第七颗心的这些体性,一个人就能理解很多的为什么了。比如为什么很多时候你说服不了自己?(那个自己就是你的意根,说服自己是意根同意了意识心的见解,没有说服,则是意根不同意,意根是现行识作主识其行相又极其幽隐,所以众生层面既难涉及也难知道,顶多以为是下意识潜意识本能等)。为什么很多佛经看过了,关于断三缚结知道了,关于色身虚妄意识心虚妄读过稍加分析也知道了,可是一遇境界你的作为一点变化也没有、一点解脱功德受用也不具备呢?因为证果不仅仅是意识心证,更要有意根来证,意根不接受不能升起定慧,意识心的定慧就会只是摆设的干慧,只能是一种知解而已,死到临头无能为力(正死位前和中阴身位的意识心压制不住意根我见我执的现行和习气)。


为什么你突然预感要发生什么事然后就应验了?因为意根遍缘一切法,常审常恒,甚至前后世(通过和八识的直接关联,因为八识藏着三世所有已成熟未成熟业种子识种子的缘故),是你的意根在提醒你。(往往这样的人都比较有定力或者是执着于某方面事。执着身体的,就会对伤病事有预感;执着人情的,就会对聚散事有预感;执着财物的,就会对得失事有预感)。为什么有的人那么上心一件事而对别的事一点不上心?那是因为他们的意根和他们的意识统一之后而升起某种认知定力(统一后的力量是最强的),对自己认为正确的,意根毅然决然全力以赴,所以会在某个领域成为专业人才(也因此在另一些层面相对缺少知见,因为识种子都流向一类事物的缘故)。




为什么有人让你一见如故?有人一见就烦?(意根能凭八识缘到对方过去世和自己的一些痕迹,或者意根久矣养成的某种认定方式,于是反作用于意识心,让其升起欢喜和厌倦)为什么有的地方你似乎去过?为什么有的事情你恍惚曾经经历过?为什么咒力愿力回向力会应验?为什么太多,这里就不展开了。需要说明的是,众生位者的意根久被无明遮障,更多上升不到出世法的层面(凡夫意根都不知道他所以存在是因为有第八识和无明,更不知道某些运作是八识的功能并不是意根认为他所具备的),因为意根要现量确认境界,他不太情愿接受比量,所以他的最终决定往往会有意识心非量带来的误判,当然也有他自己思量认定的误判(误判来自于意根强烈执我执他的控制欲,生活中很多人因为命运顺些富贵多些的缘故,极其喜欢干预别人生活即是意根强烈自我的表现)。

比如有人就认为钱重要(色身滋养早已不成问题,但他还是愿意倾尽一生为钱造作),因为他的意根早就通过意识心的分别现实境(这个所谓现实境其实是虚幻的,是八识凭众生共业和别业变现出的镜中影像)接受了这个事实,能由此确定,因此对其他的法就缺少关注,如果要他亲近法义深明因果,说有诸般出世法,说真有圣法真有出世,他很难接受,因为他意根暂时缘不到那一份现量境(证果和明心都是现量境,一切明心人都可以用慧眼内心自证第八课心的真如行相)所以不想接受,即便口上附和着这法那法,也都是意识心的伪装。


这样的人是过去世熏染出世法机会太少的缘故,也是意根关于色身我觉知心我执着太盛的缘故,定慧福不够,又不想做诸功德福德事(业种是缘于心性心所法行之造作而成,如和不善心所法相应,即是不善业种成,即成八识能藏所藏之未来种,将来遇缘成熟有力就能转变出不善境界之现行种,斯时成就生命体之苦受报),又不能接触并相信古今贤圣真实语(诸佛都说如来是真语实语者,不善思维人可以假设一下,如果诸佛都是妄语诳语者,他为的是什么?),如此匆匆一世忙于享用占有我与我所(结果还得灭),未能积累哪怕少分福德功德,意根得不到净熏而多为染业,由此长劫渺渺,实为应叹息者。

 

关于意根体性相用还有很多的问题(公认其太深细久学人也不易了知),比如他到底有没有“疑”心所?现在是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意识起疑,意根就起疑,因为意识了别是意根驱使,所以因为意根具有疑心所才决定意识再次了别”;一种认为“意根是没有疑心所的,这样才能够处处决定,意识的犹豫不决背后仍是末那在作决定,是末那攀缘意识的犹豫不决,让意识一下这样一下那样”。所以观点暂时不能统一,是因为意根和意识行相极易让人混淆的缘故(很多时候又是刹那刹那交替并行),(抑或是随着证量高低而有不同?)未能深入之前(或者已经深入之后),我们应该以《八识规矩颂》和《成唯识论》圣教量为依为主(既依法也依人)。至于有人说意识心是作主的识,那就真是离题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