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坤易学工作室=唯识

大涅盘经须跋陀罗品
——中解佛陀此界应身最后阿罗汉弟子的故事(上)

作者:祥 坤
2022年9月26日

佛告阿难。是娑罗林外有一梵志名须跋陀。其年极老已百二十。虽得五通未捨憍慢。获得非想非非想定。生一切智起涅槃想。汝可往彼语须跋言。如来出世如优昙花。于今中夜当般涅槃。若有所作可及时作。莫于后日而生悔心。阿难汝之所说彼定信受。何以故。汝曾往昔五百世中作须跋陀子。其人爱心习犹未尽。以是因缘信受汝语。

佛所以让阿难提醒须跋陀前来听法,因阿难过去曾五百世做过须跋陀的儿子,此须跋陀具五通而尚慢,但对阿难感觉还是良好的,爱心业种犹存故。


尔时阿难受佛勅已。往须跋所作如是言。仁者。当知如来出世如优昙花。于今中夜当般涅槃。欲有所作可及时作。莫于后日生悔心也。须跋言。善哉阿难。我今当往至如来所。尔时阿难与须跋陀还至佛所时须跋陀到已问讯作如是言。瞿昙。我今欲问随我意答。佛言。须跋。今正是时随汝所问。我当方便随汝意答。

须跋陀一百二十岁,证四禅八定,自认为已得一切智,对于年龄小自己太多的佛陀还是顾及脸面的(悉达多示现成佛时三十多岁,斯时须跋陀八十多岁),但他也很了不起,能给个台阶就赶紧下来。因为他确实一心想证得入灭,他确实有问题有疑惑,他知道今生留给他选择的机会已经到此为止。

 

瞿昙。有诸沙门婆罗门等作如是言。一切众生受苦乐报。皆随往日本业因缘。是故若有持戒精进受身心苦能坏本业。本业既尽众苦尽灭。众苦尽灭即得涅槃。是义云何。


这时就开始法义关键处了。须跋陀恃年龄长大修行自居,直呼佛陀尘世姓名而问:有沙门婆罗门说,一切众生今生所受的苦乐报,都是因为前世本人造就业行的因缘而论,所以今生如果能持戒精进更受身心之苦的话就能坏灭过去世带来今生的业种,过去世所造作的业种今生如果能被消灭,那么所有的苦就都会消失,苦灭尽时就会自然证得不生不灭的涅槃。

 

佛言。善男子。若有沙门婆罗门等作是说者。我为怜愍常当往来如是人所。既至彼已我当问之。仁者。实作如是说不。彼若见答我如是说。何以故。瞿昙。我见众生习行诸恶。多饶财宝身得自在。又见修善贫穷多乏不得自在。又见有人多役力用求不能得。又见不求自然得之。又见有人慈心不杀反更中夭。又见憙杀终保年寿。又见有人淨修梵行精勤持戒。有得解脱有不得者。是故我说一切众生受苦乐报。皆由往日本业因缘。


佛说,如果如你所说沙门婆罗门做这样的说法,那么我会因为怜悯他而找到他当面问他。先确定是不是他们所说,是否如你叙述的一样,他们如果确定是自己所说,那么然后就会说出他们所以如此的理论建立因由。瞿昙,是因为我见众生各种习气所行造就各种恶业,但这些人现在却多所财宝身得自在,又见到修善的人反而贫乏而不得自在;又见到很多人用力用心去求自己想得到的而不能得到,而有一些人却是不求自得;又见有人慈心不杀却半路中夭,有人好杀反而终保年寿;又见有人清静修行精勤持戒,但有证得解脱有的并不能因此解脱……既然今生作为和今生其所受报相违,那么我由此确定众生今生所受的苦乐报,都是因为往世造作业行所决定的。

 

须跋我复当问仁者。实见过去业不。若有是业为多少耶。现在苦行能破多少耶。能知是业已尽不尽耶。是业既尽一切尽耶。

佛陀说,他们说完我会问他们:你能亲眼所见过去做过的种种业行不?如果能看到并确定是有,那么业是多是少,能具体分清哪种和哪种不?你现在的苦行能破多少过去的业行造种?能知道破去是具体哪种的吗?能知道破完与否吗?另外,是不是你看到的那部分破尽就等于所有业势产生之种就都破尽了呢?此处佛陀早在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外道学说破过了,须跋陀之前是无缘得闻者。

 

彼若见答我实不知。我便当为彼人引喻。譬如有人身被毒箭。其家眷属为请医师令拔是箭。既拔箭已身得安隐。其后十年是人犹忆了了分明。是医为我拔出毒箭。以药涂拊令我得差安隐受乐。仁既不知过去本业。云何能知现在苦行定能破坏过去业耶。

如果他们回答说不知道(当然不知道,佛眼方才能照见流注变异之识种业种明无明种漏无漏种),我再会为他们譬喻引述,好比有人身中毒箭,他的亲眷为他请来医师拔出毒箭,拔出箭后于是身得安稳。过了十年这个人还能清楚地回忆起这件事的因缘,是医师为我拔出了毒箭,然后涂上药物让我的身体安康受乐。你现在既不能知道过去你造作了什么本业,怎么能确定现在的苦行一定能破坏过去的本业行造就的业种呢?(被医师治疗的中毒箭人知道是医师拔去了毒箭,他能确定如今身体的康复安乐是因为过去被医师治疗的原因,而你的业因你不知道,如何说现在的苦行就能消除你以为的那个过去业因呢?)

 

彼若复言。瞿昙。汝今亦有过去本业。何故独责我过去业。瞿昙。经中亦作是说。若见有人豪贵自在。当知是人先世好施。如是不名过去业耶。

如果他说,你何必说我呢?你不也讲过人有过去世的业行吗?你在经中也是这么说的,“若见有人豪贵自在,当知是人先世好施。”这个难道不是说人有过去世的行业吗?

 

我复答言。仁者。如是知者。名为比知不名真知。我佛法中或有从因知果。或有从果知因。我佛法中有过去业有现在业。汝则不尔唯有过去业无现在业。汝法不从方便断业。我法不尔从方便断。汝业尽已则得苦尽。我即不尔烦恼尽已业苦则尽。是故我今责汝过去业。

我会回答他说,仁者,像你这样知道的话,是思考比量后的知道(比量后又产生错误的非量),不是现前就能确定的知道。我法中或有从因知果,或有从果知因,我法中有过去业也有现在业,你们的则不是,唯独认定有过去业而无现在业。你们的断业方法不是从方便法上断,而是从消极的偿还业上了(还必须是苦行更加重身心的负担),我的法则不是这样。你们认为苦行能消过去世业,过去世业尽了,所有的苦也就都了了。我法则不是那样,我法说无明烦恼消除则业苦才尽(而不是色身上的吃苦了苦上论),因为这样的原因,(无明烦恼障所知障才是众生苦的根源,众生业行是因为源于无明的缘故,若能断尽烦恼中的一念无明四住地烦恼之我见我执三界惑,证有余涅槃无余涅盘,则苦自然灭尽,业无边无尽,像你们这样强调吃苦消业以苦灭业,而不强调今生的一切圣谛之觉悟正道之修行,那怎么可能所谓证道入灭呢?)我才说你们认为的偿还过去业方式是不对的。(不是你们认为是只有过去业,今生唯独受报还业,而不能造就此时因做未来果。你管不了旧种,还做不得现行吗?)

 

彼人若言瞿昙我实不知。从师受之师作是说我实无咎。我言。仁者。汝师是谁。彼若见答是富兰那。我复言曰。汝昔何不一一谘启。大师实知过去业不。汝师若言我不知者。汝复云何受是师语。若言我知复应问言。下苦因缘受中上苦不。中苦因缘受下上苦不。上苦因缘受中下苦不。若言不者。

我这样的问难他们如果推脱所说是从于师学,我就会问他们,你的师傅是谁呢?他们如果回答说是富兰那(外道一切落处佛陀无有不知,似乎设问实是事实),我就会说,你当初为什么不一一请问教你们知见的大师呢?应该问他,你知道你过去世的业行吗?他如回答我也不知到(修行者本意是不敢在实证上妄语的,如果妄语,接下来更有难堪在不提,会衍生严重的果报后边跟随),那你怎么能信受这些他不知道而想象的说法呢?如果他回答说知道,我就会再问他:各种苦的业行和果报都是如何对应的呢?如果前世造作的业行能成就今生下苦的因缘,那么这个业行可以今生受报为中苦上苦不?中苦因缘受下苦上苦不?上苦因缘受中苦下苦不?你以为的前世业行今生偿还以苦,这个业因和苦因都是如何划分的?是如何全缺多少的偿还呢?

 

若言不者。复应问言。师云何说苦乐之报唯过去业非现在耶。复应问言。是现在苦过去有不。若过去有过去之业悉已都尽。若都尽者云何复受今日之身。若过去无唯现在有。云何复言众生苦乐皆过去业。

如果他回答不是,我则会复问他,既然不是,过去世业行和今生业报偿对应都不清楚,那你如何能肯定说苦乐之报唯独是偿还过去世业而不是今生所造业呢?应再问他,今生现在的苦过去世有过没有?如果有过,那么就是说过去世所造的业行已经以有过的苦而报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怎么会复受今生之苦报身呢?如果说现在的苦是过去世没有的,只是今生才有的,两者既然没有关联,那怎么能说众生今生所受的苦乐报都是因为过去世的业行呢?因为刚才佛已经问过下中上对应报事,对方已经否定,所以此处佛又设问,让其两难而知道自己的“只有过去世业且必须以苦偿还没有此一世业”的立论过失。


佛陀此界应身最后阿罗汉弟子的故事(下)